其實對我來說

一邊帶孩子

一邊做音樂

還有一個常常忙到忘了吃飯的老公

三更半夜回來小孩看到壩壩興奮的大叫

然後我忙著下廚亂煮一通

(樓下鄰居一定覺得我們是阿達一族)

這樣的我  常常忘記去聽自己做過的音樂

 

大部分上網看信的時候通常已是深夜凌晨

那晚  我卻很興奮

因為我收到阿桃的來信

短短的幾句

說到她喜歡"屠馬"這首歌

覺得很好.

 

這樣的鼓勵真好! 

阿桃是很有經驗的音樂人

她不多話

總是靜靜聽

靜靜協助週遭的音樂人

 

 

 

"屠馬" 這首歌是我第一次跟說唱詩人Rapper張睿銓合作

學古典的人跟搖滾人合作時其實一開始都會有點怕怕的

這兩種人接觸跟學習音樂的方式很不依樣

後者有很多事渾然天成  前者五線譜都畫破了還是學不來的

但我還是鼓起勇氣給他做下去

拍子抓不住就一直問

鼓混得不夠好就一直問

(還好有睿銓跟DJ Point可以給我問, 哈!)

就這樣一個作品出現了.

 

然後我們放在黑暗巴洛克音樂劇裡

五月首演時大家好像也都很喜歡  (當時只想那就好-這樣對得起買票進場的觀眾)

之後我又開始"阿達媽媽"的生活

很少再去聽這首作品

因為這次十二月推出重裝版

所以整理了一下  讓"屠馬"可以放上網

啊!來聽的朋友真的還不少呢! 真感動。

 

謝謝大家。

 

因為阿桃的來信

我自己也又多聽了幾遍

"屠馬" 的編曲基礎是以交響樂的思維構成的

寫給說唱詩人的作品, 並融合黑腔與女高音加上電子音樂的節奏,

想傳達一種暗暗勃動的聖戰革命感

女高音的出現像是母性對於犧牲者的慰藉

 

這樣的組合算是比較新的嘗試

不知道這個作品是否成功

但就是一步一步的去作

其實  我後來覺得

哈! 只要自己喜歡  有人喜歡

成不成功好像並不是我想確定的事情了

 

倒是

我仔聽到這首歌竟然打哈欠瞪眼丟水瓶 (丟水瓶-->請問你是濁水溪樂迷嗎?)

 

 

創作者介紹

黑暗巴洛克 (since 牯嶺街小劇場)

darkbr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dy
  • 我最喜歡看他打哈欠的那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