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  孟浪

詩人  孟浪

本名孟俊良。1970年代末讀大學起在上海開始文學創作,並從事地下詩歌活動。1980年代中至90年代初,參與發起並主持編輯中國大陸重要的詩歌刊物《海上》、《大陸》、《北回歸線》、《現代漢詩》等;1995年,應布朗大學的邀請,赴美任駐校作家;流寓美國期間曾任文學人文雜誌《傾向》的執行主編,也是獨立中文筆會的創辦人之一。著有詩集《本世紀的一個生者》(1988桂林)、《連朝霞也是陳腐的》(1999臺北)、《一個孩子在天上》(2004香港)、《南京路上,兩匹奔馬》(2006北京)等。現居香港和波士頓兩地。


Meng Lang

Meng Junliang, born 1961 in Shanghai. In the early 1980s he became a representative figure in China's avant garde poetry movement. In 1995 he was writer-in-residence at Brown University,U.S.A. He is co-founder of the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He has four published poetry collections, including One Living in This Century. He currently lives in both Hong Kong and Boston.


網站:http://www.boxun.com/hero/menglang/1_1.shtml
相關網站
http://blog.roodo.com/book686/archives/4156725.html

 


《黑暗巴洛克》將演出孟浪的作品

 

靶心


詩 - 孟浪


飞鸟被冻结在空中
我用手指敲了一敲。


不变的仇恨
使我身边的人有了笑容
冰层很厚
透出人的热情。

水面脚印清晰
弃船而去的我早已被船浸透。

这片濒死的林子里
我被落叶砸伤。


斧子离开人的手
继续把我当作大树来砍。


飞鸟的伤口在飞。鲜血 
至今没有落到地面

1986


有什麼東西在拉我


詩 - 孟浪


我在把手拉回自己身边
用更有力的東西拉。

我在把自己的身子拉回屋里
用比我更有力的東西拉。

我在把屋子拉走
我在屋里沉沉睡去。
 
有什么東西在拉我
我在把屋子拉回我的土地。

我的土地把我拉向它的深处 
有什么東西在拉我的土地。

我悬在空中,像一个神 
比任何时候更用力。


1989


(是一种无可逆转的力量,势不可挡的力量!)




無題(一部書 )


詩 - 孟浪


散场之后 
罪人都有到齐了

清场之后 
各人的位置更明确了

空场之后
福音未能暂停在远方

离场之后
神的目光在原处,已成世界的原点

给世界暖一暖场吧
观众的一生总在误场

救场加深了罪孽呵
退场的方向才是他们一生的方向

哦,终场之后   


当然他们各擅胜场

比如不堪回首的过场
比如子虚乌有的加场

但他们从未到场
他们且无须开场
        
他们不再出场
他们也不必有下场

罪人满场
男与女各占半场

合起来吧,非关有人缺场
只因有罪之人终于胆敢怯场

2003

 


創作者介紹

黑暗巴洛克 (since 牯嶺街小劇場)

darkbr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